中国古老的“神针”在非洲大地上绽开扎眼的辉煌

更新时间:2019-01-01   浏览次数:

这是我第二次遇到的特殊病例,在学校里没学过这个病的针灸治疗,我在国内外均未能查到针灸治疗这方面的报道,毫无资料能够借鉴,只能凭借曾经治疗过这种病例的教训发展治疗,但他可能在几次针灸后就能开口讲出自己名字是十分难得的,毕竟,他可是有半年多没开口讲过话了,尤其是他当初能够用眼神很好的与别人交流这就更加难得了,大家都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已经从新学会与外界沟通,只是目前还不会用更多的表白方式罢了。

(中国第十九批援乌队长、曲靖中医院医务科科长吕东纪实)针灸可以让失语患者开口谈话、可以让卧病在床的患者下床行走、可以让失聪患者从新听见世界的声音。针灸是极具中国中医特色的治疗措施之一,其甚奇,不奇才怪,这不,国第十九批援乌干达医疗队针灸诊室又遇奇事。

祖国针灸在非洲再次发现奇观是一件值得很快慰的事,渴望能够借此引起乌干达高层的足够重视,进一步接受除了针灸以外的祖国中医中药,开拓祖国医学更加广阔的市场,为更多非洲公民造福,为中非友谊添砖加瓦

2018年11月12日该患者到医疗队就诊,患者男性,41岁,首诊时眼光呆滞,口角流涎,不能讲话,坐破不稳,行走不能。据家眷所述该患者7个月前行“左锁骨骨折内固定术”时因麻醉意外造成大面积脑缺血缺氧后就始终是这个样子了。针灸治疗麻醉意外导致的脑缺血缺氧在国内外都常见报道,我凭借在海内用针灸治疗过一例麻醉意外导致脑缺血缺氧的教训给患者进行了针灸治疗,当时患者对苦楚悲伤并不敏感,或者说并不晓得反抗,由家人扶上治疗床就可顺利实现治疗。经由三次治疗后,患者已不再流涎,可能坐稳,仍不能站立,针灸治疗时知道对抗,会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我,我跟他讲“我是他的友人,我这样做是在帮他”,他的目光会变柔跟,抗衡会减弱。经过六次针灸医治后,跟他打号召他高兴时会跟我拍板微笑,并伸出双手与我握手,问他名字也能启齿告诉我,一人扶持下已能迈步行走。他不高兴时就会对我不理不睬。扎针的时候恳求他配合他可以放松的躺在床上,但针一下去就剧烈反抗,至少须要两人把他按住才行,觉得给他针灸必须霸王硬上弓才行,下针时必需稳准狠方可,不然,薄薄的手套是抵不住针灸针的锋利的,好在,只有扎上针,安抚他一会儿,他还是能安定悄悄地等到结束。

另外,他从坐破不稳,不能行走到当初能够坐稳,一人搀扶下能够行走可以说是一种异景。他能浮现这么好成果除了针灸之外还得感谢他家人的配合,非洲人对针刺非常敏感,往往接受不了强刺激,而我给他采取的治疗方法偏偏需要强刺激,请翻译王莹珏老师与家属进行了深度沟通后家属才勉强同意,直到看到了明显后果,家属才打心里接收。